苏慧芝:不离不弃 患难与共
2019年08月12日 17:56:56 作者 阳光博爱

  15年前,白衣天使苏慧芝怀着对婚姻的美好憧憬,嫁到了一贫如洗的刘昆明家,先后遭遇了婆婆重病离世、丈夫做生意被骗以及突发脑血管疾病等一连串打击,多年欠债和丈夫高额的治疗费用,像一座大山压在了苏慧芝肩头,但她仍然心怀希望,坚守在丈夫病榻前,不离不弃,挣钱还债。

  □ 本报记者 郑 莉
    本报通讯员 黄丽娟 毛 洁

  8月9日,泰安市泰山区人民医院举办了捐助困难职工苏慧芝的爱心活动。当天下午,医院领导、同事纷纷向苏慧芝伸出援助之手,向她捐款。
白衣天使情定打工小伙
  8月9日,记者来到泰安市高新区北集坡街道苏慧芝的家中,普通的农村平房,屋内虽然没有几件像样的家用电器,但也收拾得干干净净,显得很温馨。
  说起现在的家庭状况,苏慧芝一脸愁容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老家在菏泽,现在是泰山区人民医院的一名助产师,2000年毕业于泰安卫校助产专业,自1999年5月到泰山区人民医院实习后参加工作,至今已有17个年头。
  当年经人介绍,苏慧芝认识了打零工的丈夫刘昆明。得知刘昆明父母是聋哑人没有什么家庭收入时,苏慧芝想,自己也不是什么富裕家庭出身,再看看刘昆明人很实在,以后俩人好好过日子,生活总会越过越好的。
  由于没有多少钱,刘昆明花1.5元钱给她买了一枚戒指,而她则花15元钱给丈夫买了一块电子表,作为定情信物。就这样,2002年5月2日,俩人结婚了。
没婚房却给公公翻新危房
  原本对婚姻生活充满了希望,婚后的生活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。苏慧芝的公婆都是聋哑人,婆婆因为肠癌第二次手术失败后离开人世,家里当时一贫如洗,并欠下了不少外债。没有钱买婚房,刘昆明把单位破旧的两间厂房简单收拾一下作为婚房。因没钱租住城里的房子,她和丈夫一直住在北集坡街道。十几年来,每天骑自行车、电瓶车往返60里路上下班。
  即便如此,苏慧芝也没有一句怨言,自己也是贫穷人家出来的孩子,她想,只要和丈夫肯吃苦努力,日子会慢慢转好的。因此,她也倍加珍惜医院的工作,兢兢业业。
  2010年,见公公住的瓦房快塌了,苏慧芝和丈夫四处借钱帮老人翻盖新房。可刚刚还清4万余元的欠债,前两年,刘昆明做小生意被人骗走了8万元钱。这8万块钱,对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。
  “我丈夫为人实在,做生意也没有多少经验,不知道签合同,欠的账收不回来了。”苏慧芝说,有了外债的日子,家庭的生活就被打乱了。整天来要账的人要么声称要起诉,要么就是要住进他们家,让她和孩子心里时常战战兢兢。
丈夫病倒欠下巨额医药费
  屋漏偏逢连阴雨。更加让人预料不到的是,今年4月2日,丈夫刘昆明外出打工时,在山西太原火车站凌晨突发疾病。当她焦急万分地赶到时,看到的是在医院昏迷不醒的丈夫。
经山西省立医院诊断,刘昆明小脑大面积梗死,脑部多发梗死灶、脑血管多处狭窄。在异乡,拿着病危通知书和巨额欠费单,看着昏迷、生死未卜的丈夫,苏慧芝感觉天都要塌了,两天两夜滴水未进。
  4月4日,她带着丈夫转到泰安市中心医院继续抢救和治疗。经过中心医院27天的精心救治,刘昆明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检查提示为脑血管多发性狭窄。中心医院医生建议去北京一家医院给丈夫狭窄的脑血管放支架,可能要花几十万元医疗费。
  听医生这么说,苏慧芝的双腿直打颤。因为在去太原的路上时,苏慧芝手里仅有100元钱,前期几万元的治疗费都是她从亲戚家借来的。
如今家里只靠她1个月2000多块钱的工资维持生活,丈夫目前1个月医药费就得1000余元。
  由于刘昆明当年当兵时把户口迁往外地,因此享受不了村里对困难家庭的补助,苏慧芝的工资也超过了低保户的要求。
  苏慧芝告诉记者,前两天12岁的女儿想买馅饼吃。可她工资还没发,家里仅有5元钱生活费,自己中午在医院要买个馒头就咸菜。听到这,懂事的女儿也不再吵着吃馅饼。
  似乎自从结婚后,苏慧芝就没过上什么好日子,但她并没想过放弃,她希望丈夫尽快好起来,既然选择相守,就要患难与共。